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访问双色球内部合作微信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检察文化
贪官"圈子"成危害政治生态的腐败雾霾 权力系动力源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来源: 编辑: 时间:2014-03-26 16:22:32 点击数:

“圈子”,是通过人们之间的社会行为特征自然形成的。比如,戏曲发烧友可以加入“票友圈子”,数码发烧友可以加入“IT圈子”等等。这些“圈子”对普通人而言只是个生活范围的概念,不具社会危害性。然而,检察日报《廉政周刊》记者对近年来查处的贪腐案件进行调查梳理时发现,贪官也有自己的“圈子”,他们往往以“人情往来”为由结成利益共同体,逐步演变成弄权、搞钱、玩乐的“圈子”。与社会“圈子”不同,这种“圈子”已然变种成为危害政治生态的腐败雾霾,且危害极大。 

  靠圈子  弄权 

  一旦“一把手”的“权力”出位,尤其是相对独立、缺少外部监督的系统和行业,极易形成靠圈子弄权。 

  2013年7月8日,轰动一时的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贪腐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判。检察机关指控,1986年至2011年,刘志军利用职务便利,收受11人6460.54万元,其中卖官受贿1178.65万元。之后,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一审决定对刘志军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两个多月后的9月10日,刘志军的“铁哥们儿”,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涉嫌受贿案,也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对其13起涉嫌受贿金额折合人民币4755万余元进行指控,张曙光当庭表示认罪。  

  张曙光曾任高铁技术引进首席谈判代表,有“中国高铁第一人”之称。2003年,刘志军上任后为拉拢自己的“人马”,张曙光被“带病”突击提拔,一年多时间里三易其职,一路高升。2004年,被任命为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兼副总工程师,主抓铁路运行计划及发展规划,并分管高铁引进谈判和建设。几重因素相加,张曙光成为铁路系统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  

  南昌铁路局原局长邵力平是刘志军“圈子”里又一个“铁哥们儿”,与刘志军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刘志军在武汉铁路分局工作,是时任武昌火车站站长邵力平的上司。其间,刘志军因收受铁道部武汉物资处行贿的一套住房被查处,曾让邵力平出面作伪证,最终逃脱了惩罚。后来,在刘志军的举荐下,邵力平成了武汉铁路分局局长。刘志军主政铁道部后,武汉局从郑州局中独立出来,并迅速壮大成华中第一路局。  

  受到刘志军一案牵连被调查的“圈子”官员还有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2013年9月2日,苏顺虎涉嫌收受3家企业2400余万元贿赂款被提起公诉。  

  随后,哈大客专公司原董事长杜厚智、中铁集装箱原董事长罗金宝、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中铁电气化局集团原总经理刘志远等人被查。记者粗略统计,从刘志军“圈子”挖出的副局级以上官员已达15人之多。  

  调查显示,刘志军把政治生活私人化,给形形色色的腐败创造条件,危害巨大。比如在选拔任用干部问题上,处于“圈子”核心的刘志军往往首选圈内“铁哥们儿”。同样,圈内兄弟好办事,一旦进入这些利益“圈子”,他们就不约而同地形成默契,对圈里人的事情不遗余力、有求必应。例如,张曙光曾因滥用车辆采购权,受到原铁道部纪检部门的查处,下放到沈阳铁路局任局长助理。刘志军当权后,高调提拔张曙光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2006年4月,刘志军同父异母的弟弟刘志祥在武汉铁路系统任职期间,因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但在“铁哥们儿”南昌铁路局原局长邵力平的“照顾”下,刘志祥由死缓改为无期,进而由无期改为有期,后来又保外就医;刘志军的行贿人丁羽心是“圈子”内的“高铁一姐”,她在法庭供述中承认,她和刘志军认识十几年,双方之间的关系逐渐加深,刘志军在原铁道部当副部长时,在铁路运力审批上就照顾她。“我有了钱,就四处活动,为他引荐各方面重要关系,为他竞选铁道部部长积极活动。刘志军当了正部长以后,权力更大了,我靠他的权力谋取更多的经济利益。”  

  一位参与办案的检察官指出,近年来,“拔起萝卜带出泥”的窝案成为腐败案件的一大特点,一个贪官被查处后,往往带出了其权力“圈子”里的一批腐败分子。一些腐败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极力编织自己的关系网,形成一个个利益相关的“圈子”。刘志军贪腐窝案的出现,除了有关部门对铁道系统“一把手”的权力缺乏监督,导致其内部制度不健全、领导层蜕化变质形成贪腐窝案因素外,刘志军利用手中的权力搞自己的“圈子”是主要原因。刘志军的“弄权圈子”实质就是“权力联盟”,这些进入“圈子”的人心态各异,但目的是想从“圈子”里获得好处,以达到权力“共享”。“圈子”内毫无党性与组织纪律,他们的“原则”就是互相利用,互相拉拢,互通有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靠圈子  搞钱

  以“关系网”精心编织的“搞钱圈子”犹如一张保护伞,经营时间越长,他们以权谋私的胆量就越大。 

  2011年11月,中储粮周口直属库原主任乔某携款3亿多元外逃,引爆了中储粮河南分公司骗取国家粮食资金、收受贿赂、贪污挪用粮食资金等系列案件。一年间,检察机关已在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系统挖出110名“弄钱硕鼠”,揭开了中储粮系统运营监管中存在的巨大漏洞。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中储粮总公司与各省分公司是“垂直管理”的关系,各市、县的基层直属粮库的人、财、物则由省级分公司垂直管理。从2000年9月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组建,到2012年12月被纪检部门“双规”,李长轩一直担任河南分公司的总经理达12年。期间,李长轩利欲熏心,把国家粮库变成“搞钱圈子”,利用工作之便疯狂贪腐。2013年7月,李长轩因受贿1407.9万元以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一审法院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  

  判决书中列举了李长轩收受65人贿赂的事实,其中最醒目的是,25个行贿人是中储粮河南分公司下属的各市、县直属粮库的负责人,逢年过节,他们以公款行贿,行贿总额超过300万元。一名曾6次向李行贿的某基层直属库负责人说:“从人事提拔、人员进出、调动,到业务上收购粮食的资金划拨、仓库维修改造等费用划转等,所有权力都在省公司,李长轩权力特别大。”  

  上梁不正下梁歪。进入李长轩“搞钱圈子”的下属各粮库主任纷纷效仿李长轩,粮库基本上都成了粮库主任的弄钱机器。他们利用“转圈粮”,骗取国家粮食资金,手段之隐蔽,数额之大,令人震惊。  

  检察机关调查发现,每年收购新粮前,粮库要进行陈粮轮换,卖出陈粮,腾出库容收储新粮。此时,粮库负责人与粮商串通,由粮商办理购买陈粮手续,实质上并非真正买。等到“托市粮”收购时,粮库伪造收购农民粮食的单据“进粮”。这样,账目报表上一出一进,粮库赚到了国家每吨166元的手续费和巨额粮食差价补贴。而实际上,在这样的虚假交易中,“托市粮”没有收购,只是粮库的陈粮成了原地未动的“转圈粮”。经查明,中储粮河南分公司51个下属粮库,至少有35个存在“转圈粮”。其中,最多的某县直属库4年“转圈粮”3.6亿斤,另有两县直属库3年各“转”了2亿多斤。合计“转圈粮”28亿斤,总价值28亿多元,直接骗取的国家粮食资金超过7亿元。  

  据中储粮河南分公司业内人士估计,仅按照中储粮河南分公司2009年、2010年账面显示,当年从农民手中收购了全省80%以上的粮食,而实际收购量不到50%,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每年存储的粮食至少有1/6是“转圈粮”。长此以往,就会导致国家粮食储备的数据失实,影响中央有关部门决策的准确性,直接危害国家粮食安全。  

  检察机关分析指出,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系列案件有五个显著特征。一是犯罪主体集中,粮库主任和财务人员占九成;二是犯罪主要环节是在“托市粮”收储和储备粮轮换销售、建库收库、亏库涨库过程中贪污、挪用粮食资金。如有的粮库在自建粮库过程中,偷工减料,虚报库容,甚至虚报根本不存在的粮库,骗取国家建库资金;三是作案隐蔽、专业性强,粮库主任与财务人员直接操作,不通过专业化侦查手段很难查获;四是窝案串案居多,几乎是上下串通,相互“帮忙”。如某市一家企业自建一座粮库,后来高价卖给中储粮,在这个“收库”过程中,李长轩从这一企业获得贿赂400多万元;五是涉案金额巨大,5人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10人超过500万元。  

  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制度就像一个笼子,但是拿钥匙的人不管事,再好的笼子也形同虚设。办案中我们发现,中储粮在经营运作流程上存在巨大漏洞,目前储备粮的收购、存储和销售都由中储粮一班人操作,仅靠相关业务银行监督资金使用,监督管理很难到位。” 

  靠圈子  玩乐 

  2012年11月,重庆市北碚区委原书记雷政富与女子赵红霞的性爱视频在网络上曝光,这段拍摄于2008年初的视频很快就导致雷政富被“双规”。  

  据查,永煌公司的创始人肖烨、严鹏等人,正是这段视频的拍摄者,他们操纵赵红霞为贪官精心编制“玩乐圈子”,色诱雷政富发生关系,并偷偷拍下性爱视频进行要挟。实际上,在永煌公司,除了化名“周小雪”的赵红霞外,还有化名“张丹”的郑某与化名“谭琳”的谭某。肖烨还专门对她们进行了如何做“官员情人”的职业培训。  

  相关媒体透露,赵红霞等人按照肖烨的指示,根据一份肖提供的重庆政府官员通讯录,依次给通讯录上的众多官员发送手机短信,她们自称是重庆本地一家知名地产公司华宇公司的员工,曾与这些官员在饭局上见过面。如果有官员回复短信,并继续和她们短信交流,她们就会用言词或者自己的照片挑逗引诱这些官员。  

  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雷政富不是“玩乐圈子”里的唯一官员。肖烨、严鹏等人为了得到更多领域的项目工程经营权,再创公司辉煌业绩,还合力策划实施了把多名重庆官员拉入“玩乐圈子”:2008年初,时任重庆市政府某办公室的某主任与赵红霞开房时被偷拍;2008年7月,时任重庆某区区长与谭琳开房时被偷拍;2008年8月,原重庆市某区常务副区长与赵红霞开房;2008年9月,时任重庆市某委员会的某主任与张丹开房时被偷拍,2009年2月又被“捉奸”。  

  “玩乐圈子”建立后,永煌公司业务开始和服装脱钩,大举进军北碚区,开始涉足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等多个领域。不到4年的时间,肖烨的公司就从濒临倒闭华丽转身为“固定资产近10亿元”的明星企业。  

  记者交叉比对媒体的相关报道时发现,2010年6月,雷政富赴任北碚区委书记,在此期间,他被报道的多是在慰问、铲土、植树的现场,这让很多人认为雷政富是一个“好官”。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此时的雷政富已经在“玩乐圈子”里“摸爬滚打”了近三年,如果不是永煌公司内部利益分配不均导致内斗,使尘封五年的不雅视频曝光,如今雷政富仍然会是一个“好官”。  

  郝和平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司原司长,跟别的贪官大多“贪色”不一样,他既没有情妇,也绝不会外出招嫖,在别人眼里是位“好官”。但郝和平却有一个非常时尚的爱好,就是打高尔夫球。这位手里掌控着行政审批大权的司长,为了满足自己的所谓爱好,钻进了不法商人编织的玩权交易的“玩乐圈子”。  

  郝和平对高尔夫的爱好超乎寻常,他不但像打出租车一样乘飞机到全国各地去打高尔夫,更专门找最高档的球场去打球。为此他还经常询问他的球友哪里的球场最好,只要发现一家他满意的球场,他就会找求他审批的医疗器械公司老总们要一张会员卡。根据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的指控,三年内郝和平分别向陕西、上海、广州等医疗器械公司的老总要了三张高尔夫会籍卡,会籍费合计高达50万元。  

  一位医疗行业的业内人士透露,医疗器械产品要想畅通,不仅要打通医院,还要把监管部门奉若神明,工商局、卫生局、税务局、药监局,一个都不能少,尤其是药监局。  

  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某些医疗器械公司为了达到牟取私利的目的,他们会利用各种手段,把郝和平这样一些掌握实权的又有玩乐嗜好的干部,拉入他们编制的“玩乐圈子”。而郝和平这样有玩乐嗜好的官员,在高消费的巨大诱惑面前,往往难以自持,不断接受别人的“邀请”去玩乐,逐渐陷入别人设好的“玩乐圈子”陷阱。从某种意义上说,郝和平是自己把自己玩下马的。  

  有专家指出,不断被曝光的“玩乐圈子”显示,除了“玩乐”的内容和形式不同外,“玩乐圈子”都具有组织严密、不易暴露、危害性极大的特点。另外,与“玩乐圈子”一同曝光的还有我们的监督、考核等工作中存在的巨大漏洞。一边是郝和平、雷政富之流在“玩乐圈子”里逍遥自在,肆无忌惮地进行着权钱交易,一边是这些所谓“好官”们仕途平稳、提拔重用,为其他官员树立了负面“榜样”。如此多的所谓“好官”变“玩官”现象,再次拷问相关部门形同虚设的内部监督机制。 


 

上一篇: 盗窃车牌索取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下一篇贪官"圈子"成危害政治生态的腐败雾霾 权力系动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双色球内部合作微信 地址:兰考县**路**号
邮编:475000 邮箱:kfjcygl@126.com 网站建设:郑州博丰软件有限公司
豫ICP备06009806号